锵锵锵锵火柴酱

人义圈。cp杂,文风飘忽,谨慎关注

【沙高】沙瑞金与高育良的26个字母

前段特殊时期被屏蔽了,看到tag下有太太在求,爬上来补个档…
其他的也屏蔽了不少吧…要不要补档以后再说(躺平


*有自行车
*高育良死亡
*真的是小段子且写得并不好…



https://shimo.im/gStAyyhoY4gvA2rE

【简易攻略向】新人出本的N个误区

存(并没用

同人本制作私人小教室:


  • 来自于常年在私信和问答内答疑的吐槽;


  • 请根据自身情况选择性对号入座;


  • 如有bug欢迎指出;


  • 欢迎在评论区补充。





1、出文本少说要写个十几万字


并不是,很多文手从无料(16P-32P)开始做起,也有五万字出个小本,字数多少都可以出本,只要你写完了。




2、出本套路深我要回农村


出本,会者不难,难者不会,放松心态是第一位。现在有这么多工作室/社团可以代理主催,小教室有这么多教程,坊间有这么多接单的校对/排版/主催,身边又这么多出过本的基友,有钱花钱,没钱自己学,并不比你复习一门马克思主义原理更难。




3、快印本质量都是垃圾


快印的印刷质量不行,这是早几年的情况了,如今靠谱的快印已经可以做到无限接近上机。笔者亲测,三年前上机印刷的本子,今年二刷时候在同一个印场做快印,印刷质量肉眼无法区分。


但是说到快印,别在学校里马路边上随便推门就进,请选择口碑好的。




4、天啊噜我本子成品出bug了我要去死了!


如果本子出现问题就要去死,你圈现在已经没有太太了。


不管是排版校对还是印刷环节,都有可能出现问题,你如今看到那些漂漂亮亮的本子,都是建立在堆积成山的bug本上面的,经验者都是踩着瑕疵的尸体活下来的。


极端严重的bug,自然是要自己负起责任来(如果是纯粹的印刷问题,印场需要负责),如果是一些小瑕疵,吸取经验下次注意吧。




5、有人说帮我出本但是TA竟然要收我钱?!


有偿劳动很可耻吗?无偿是人情,有偿是市场。当然可以和对方讨价还价,或者货比三家,警惕不合理的收费——所以别轻易就答应一个你觉得不合理的条款,事后觉得吃亏就只好当做交学费。


主催方面承担的工作越多,利润分配也就越多,并不是“文是我写的/图是我画的,我就应该拿大头”这么简单。对作者一方来说,你除了创作之外,承担的事情越少,越是当甩手掌柜,你分得的利润就越低。




6、同人本二刷需要和一刷一模一样?


如果一刷有明显的bug,肯定会修正bug再二刷。至于封面、插图、番外,可以保持一致,也可以进行调整。至于特典是否复刻,主催视成本的具体情况而定吧。




7、内页纸越厚越高级


爱护树木节约纸张,绿色和谐社会从我做起!没什么大必要就别追求过分厚的纸张了。漫画因为容易透墨的关系,一般会用120g纸,文本则是80/100g之间选择。


之前说过很多遍了,80g印文本只是“略透”,不影响95%的读者阅读,在本子比较厚的情况下请别犹豫了,选80g!纸张克重影响的不仅是本子厚度,还有装订强度,中缝吃进程度,纸张硬度,翻页手感等等。不要盲目追求100g,100g是给你本子页数不够还想打肿脸充胖子的时候准备的!




8、本子字数超多我是不是要用大开本/大精装啊!


字数超多的大开本=《中国少年儿童百科全书》


字数超多的厚精装本=《现代汉语词典》


如果上述不是你想要的,请果断拆分多册。


有一个误区是大家认为拆分之后成本会爆炸,其实不是,不拆分的话对装订要求极高,400-600P本子的装订工艺复杂且昂贵,效果还不一定好。反之,拆分2-3册会增加封面的成本,但装订简单,二者平衡之后总体成本并不一定贵,并且不用担心工艺出现问题,经济实惠又靠谱!




9、非盈利=做白工?


你在一个公司上班,公司今年没什么利润,不代表发不出你的工资!劳务费属于成本,不属于盈利。【非盈利】本子的主催,当然可以做白工,也可以在合理范围内收取正当劳务费(最好透明化)。如果主催当牛做马又校对又排版还跑印刷,连个辛苦钱都拿不到,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?(小黄鸡.jpg)至于多少是【合理劳务费】,大家擦亮眼睛区分清楚吧。


ps 本条不适用于自印项目,自印圈有自己的规矩,笔者不甚懂,不敢乱说话。




10、我都花钱请校对了当然应该追求零错


花钱校对也得遵守基本法啊!


国家标准,正式出版物校对有万分之一的容错率,按照优秀标准来说是十万分之三、四。也就是说,十万字的内容,校对后错误在十个以内就是合格,三、四个以内就是优秀。这还是三校一读之后的标准。


在同人本领域活跃的校对工,大部分是非专业的;出本的作者/主催,大部分也不会花钱请多个校对。在这种情况下能做到国标合格已经很好了,追求零错不现实也不合理。




11、我又不是大手,出本哪有不亏的


十年前估计是要亏的,如今想要做到不亏本并不难。如果你的印量调查结果不太好,但你依然想出本,没问题,用快印照样出,提前找印场问好印刷报价,在成本基础上考虑物流、代理、稿费(画手/封设/校对/排版),定价比总成本加起来略高一些,印刷之前先开TB预售,印数参照着预售数量来(可以多出几本余量),保证你回本不积压。


*当然了,如果你把你的时间、人工成本算进去,你在本子里投入的时间-收益比,可能还不如社会最低工资,这个就爱莫能助了。




12、印刷是最后环节我可以最后再去解决


对老手来说可以,新手不建议这样做,因为有很多事你自己根本考虑不到,有可能你拿着pdf去找印场小哥的时候人家告诉你“我们没有这样的操作”,或者“你的尺寸不标准需要加钱”。除非你对自己的经验有信心(或者身边有一个经验者帮助),否则还是建议早点找个印场做咨询——哪怕你最后没在那里印,也好过不问。


*画外音:印刷方面的问题多问印场少问小教室,印场比我们可靠多了!




13、出合志每篇文都得是新写的


这个不一定,如果主催说可以接受发布过的旧文,可以考虑润色一下收录。但是建议在宣传的时候说明哪些是新文哪些是旧文修改。




14、主催约旧稿可以不给钱


如果作者方面提出旧稿不收费,自然是可以,但主催方面请不要有这样理所当然的认识。就算人家是旧稿,就算原封不动拿给你用,也是需要支付稿费的!主催可以去讲价,但是请不要忘记,那份稿子虽然人家已经做好了,也不是一定要给你用,收取稿费是合理诉求!




15、我是学生党我大概出不起本子


我们不推荐“完全没有经济能力”的人来承担出本的成本和风险。如果你会写文/画图,但是你没有资金,可以约一个愿意帮你承担成本和风险的主催来帮你做(当然这样做主催是要分成的)。如果你人气不错,本子卖的还可以,也许出完第一本,你就有钱印第二本。


时常会有人问小教室:我得有多少资金才能出本?这个得看你本子的具体情况,如果你只印50本,每本印刷20块,有一两千块你就能ho住各种开销了。但如果你要做合志主催,是需要支付他人稿费的,不可能每个人都等你本子完售之后再结算,主催是需要垫付一部分资金的。所以我建议至少要有一点闲钱(不影响你三餐质量的那种)再考虑出本。




16、我没钱,但我想要做出高质量的东西(约到高质量的稿子),小教室你们一定有办法对不对?


没有资本,可以苦练文力/画技;不会写文/画画,可以专精后勤(排版校对印刷);后勤是新手,可以十年如一日勾搭太太,让厉害的太太愿意卖你人情(人脉也是出本的重要本钱);没有强大的人脉,可以拉一帮玩得来的小伙伴自娱自乐;你什么都没有,你只有小教室,还想做出惊世骇俗的大神本,小教室能怎么办,小教室也很绝望啊!


不如去打工攒钱吧!




*欢迎在评论区补充

推荐停车场

存。谢谢lo主

半碗拜骸:

看到被和谐的车,心在滴血,没想到简书也开始和谐了
这里推荐几个好用点的停车场,给产出的太太们比一万颗心!!爱你们!!!
感谢评论里的补充!


注意,不优先推荐国内(尤其是大陆)服务器的网站,小众的可能受不可抗力因素被封,大众的要么网站自审多要么可能就倒在哪次扫huang上了


pixiv(日站,有中文版,虽然主要是插图不过有小说分区,R18需登陆成年用户)
菠菜文库(美国服务器,就是打开有点慢,上车需登陆): http://spinates.com/
长佩,含车但不多的就去同人区,多的就去红烧区
不老歌,大家都知道啦,不过账户之前好像没上面的那么好注册
海棠(龙马)文化(tw网站,有同人分区),但,众所周知,太huang了=_=
AO3(美国同人网站),和fanfiction差不多,欧美圈用得比较多


简易临时存车
微博开个小号(图片地址可转码找出原账号),用长微博工具搞张长图出来上传,只放地址……lofter居然连图片都审,一口老血
春哥(转成乱码):http://monai.mobi/chunge/

挂件爸爸我爱你 @DAODAO 

这次艾特对了_(:з」∠)_

是真爱,就是有点小蠢…

恭喜吴刚老师、张志坚老师双双入围白玉兰最佳男配!


让大家感受一下,张老师的粉丝们很努力了真的……




最后一张举双书记大旗!写文画画的太太们,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庆祝一下?


∠( ᐛ 」∠)_





留一个张志坚老师的超话链接,方便有兴趣的同学,去找奖…
https://weibo.com/p/1008085d2e54cd3262d660facef3718779866d

番外·曲罢唯恐是梦中

*阿克占X何思圣
*假车
*看何师爷暗恋直男太苦了,给他安排一场床戏吧……大概时间在南巡结束之后,阿克占被流放之前。如果可能,我还是想尽力不脱离原剧情……

酒过三巡,话说了七七八八,何思圣早停了筷子,只剩阿克占零零碎碎地捻起花生米来吃。
阿克占偏头问何思圣:“这姚梦梦,和这汪总商……你了解多少?”
“姚梦梦是淮扬青楼里的花魁,才貌俱全,但卖艺不卖身,据说是汪朝宗的红颜知己。”
“那汪朝宗干嘛不把他娶回家呢?”
“东翁有所不知,汪朝宗的夫人是萧老爷子的女儿,这汪朝宗又素有惧内之名。学生猜测,大概就是为了这个缘故,汪朝宗一直没有娶姚梦梦过门。”
阿克占饶有兴味:“那你是说,汪朝宗忌惮萧家,怕大老婆生事,所以不敢娶姚梦梦回家了?”
“学生是这样想的。”
阿克占哈哈一笑,拿手勾在何思圣肩:“你呀,不懂女人。”
何思圣身子发热:“那依东翁看。”
“姚梦梦在十三姨那里,是扬州城内出了名的头牌,这全境附庸风雅的士子,哪个不想和她吟风弄月?”阿克占抽回手,再摸一颗花生放进嘴里:“而她嫁进汪家,只是汪朝宗的小老婆。虽然汪朝宗是总商,也终归是寄人篱下的日子,她姚梦梦,受得了这个气吗?”
何思圣低头沉吟:“东翁说得有理。那么汪朝宗就不想娶姚梦梦过门吗?”
阿克占又摆手大笑,好像给不懂事体的囝仔讲话:“汪朝宗想,也不想。”
银釭晃影,把人面照模糊了,吃残的羹酒菜肴在一派昏黄里显得恳切安然。“汪朝宗想,是因为梦梦这样的红颜知己,普通男人一生也未必能碰上一个,能够碰上,是他汪朝宗的大幸。汪朝宗不想,是因为真娶回家,姚梦梦就不是姚梦梦了。”
何思圣把眼藏在柔和昏暗的光影里:“东翁所言极是。”
阿克占只是拊掌大笑。
何思圣不知道该不该咀嚼话里深味,只低头看着残羹,有一搭没一搭地,接阿克占的话茬。两人喝得很节制,但醉意总是层遮掩——哪怕任人恣意的女子身上也要披一件徒劳的轻纱。
“今晚我就不走了,紫雪不在,住你这里。”
何思圣张了张嘴,只一下就又闭上——所有可能有的情感,一刹那就被绵软的恍惚覆盖了。

阿克占光着上身的时候,肌肉漂亮,显得精壮而年轻。一根打理得整齐的长辫子,草草在脖子上绕了两圈,辫尾耷拉在肩胛处。
何思圣双手打颤,解扣子也解不利索。
“何师爷,我来帮你?”阿克占眼光灼灼,坦然真切,没有半分淫亵味道。
何思圣不答。
阿克占于是不催他,只默默看,看得安静认真。
“东、东翁,解好了。”
再一抬头,何思圣眼里饱蓄了两汪泪水。
阿克占一惊,抬手要擦,被何思圣挡住。何思圣微微摇头,两行泪扑簌而下:“我没事儿。”
这样说着,眼泪却越落越多。
阿克占慌了神,抚住何思圣的两边鬓发,用拇指擦拭何思圣的眼角。“你如果不想,我绝不勉强。”
眼泪擦不完,越涌越多。何思圣只是摇头,微弱地哭出些闷闷的声音。阿克占也动了情,把他揽进怀里抱紧,心头柔软、五味陈杂。
灯影一味昏黄,昏黄却好像能覆盖世上一切分明鲜亮的颜色。
安静一会儿,何思圣挣脱出来,主动吻上阿克占的耳朵,一路顺着脖颈,向下舔弄。待他的舌头在肚脐处圈绕时,阿克占情热,不再忍耐,拉过眼前人解他的裤子。

【我一个童子鸡啥也不懂(老董脸) 省略三千字】

第二天阿克占醒来时,身边没有何思圣。再摸侧榻,竟已凉了。
阿克占稍作穿戴,咂巴着嘴回房洗漱,正碰见何思圣在院子里给画眉换水。
他看何思圣,何思圣看他。
“东翁,京里来了新线报,高国舅在菜市口问斩,皇上下旨命京城三品以上官员观看。”
语气平常,不见昨夜端倪。
“圣上英明,早该如此。”
“高国舅虽说是皇亲国戚,但毕竟根基不深。那账册上的其他几位,倒是更不好对付一些……东翁,您还要多加小心呐。”
阿克占哈哈大笑:“我知道了,我可没忘。”语气坦荡,何思圣也听不出和平常有什么区别。

两人都好像做了梦一场——

只不过阿克占是做了昨夜一场春梦,事后再分辨不出那晚回忆是真是假。
而何思圣只在昨夜片刻清醒,之后这场恍惚缥缈、肠娇寸断的迷梦,一做就是一生。



不见王侯只见君(上)



《大清盐商》同人,阿克占X何思圣。最近掉在张志坚老师的坑里不能自拔……

在B站看到了尤内沃斯太太剪的同人视频《两望不相送》,觉得又美又贴切。视频使用的BGM是《姑苏城》,算是由这首歌衍生一篇文吧。小标题都是歌词。

具体事件的时间线可能是乱的。
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  • 惊梦游园喜相逢

何思圣叫做“思圣”。

他本质上是个信奉横渠四句的读书人,但却不是逆来顺受、述而不作的儒者。大概是读了几十年的圣贤书,掺杂上旗人骨子里没磨干净的野性韧劲,使他兼有法家的狠辣手段、果决作风和儒家的治世理想。

在热河飞鹰走犬的声色繁华中,何思圣低眉顺眼应下一句“东翁”,阿克占点点头算是对新师爷表示满意,笑得坦荡肆意。一路走走停停,再抬头望时已是维扬的十里春风。

阿克占站在扬州城外负手而立,身姿峻拔,利落收紧的腰身显示出一个武人的矫健。何思圣在后面一面望扬州城,一面望阿克占,心情轻快地好。

山川市镇正眉眼落落、面貌清秀,何思圣捻一捻手心的薄汗,只觉跃跃欲试、宏图即要大展。且喜此处逢东翁。


  • 哪家云楼皆王孙

阿克占是个武人。

此处是小杜俊赏、一掷十年的扬州,是姜夔不忍、叹桥边红药的扬州,但不是阿克占大人的扬州。阿克占皱紧了眉眼,顶着醒目的血肉尚不分明的疮口,何思圣放轻手脚,拿棉团仔细地蘸去血污。阿克占疼得倒吸气,他嘶一声,立侍一旁的知府大人就跟着抖一下——新来的盐院大人来扬第一天,就差点被总商的公子当街开了瓢,知府如看神仙打架,不知道接下来上演该是哪出。

阿克占手里攥着汪总商公子打向自己的金弹丸,紧攥得手掌发汗。

何思圣一语不发,手上动作不停,安稳得很。


  • 听雨荷风四面来

江南风物,把利剑坚弓都裹上一层柔软、清雅,显得情意绵绵、风致翩翩。

“东翁,难道真要留下紫雪?”

“将计就计。”

何思圣隐隐约约地失落,假作真时真亦假,东翁自以为斡旋从容,谁知道会不会一个趔趄掉进泥潭?东翁这样硬朗爽直的汉子,枪棒是打不倒的,怕只怕此处春风醉人。

“东翁,这算怎样的将计就计?就真把紫雪留在府里了?”

阿克占只哈哈大笑。

再过几日,阿克占伤口未好全,整日捂着脑袋嚷嚷疼。郎中来过,诊断是急火攻心、内外交加,开了两方清热解毒的帖子。何思圣沉思一会儿,在方子后补上两字,递给阿克占。

补上的“紫雪”二字比别的字大上一号,墨迹还新。

阿克占如蒙大赦,翻身起来,趁意地大笑几声,奔向内院。何思圣在背后看着阿克占离开,几味陈杂,心下黯然。


  • 拟诗且笑钓鱼翁

尹如海的老母亲死在狱中,尹大人的孀妻遗孤来扬州讨个公道,激起此处士林激愤。

阿克占忙着挂鸟笼子,招呼何思圣来搭把手。

“东翁,尹如海文望甚重,虽未完成朝廷的捐输重任,但也罪不至家破人亡。这次若是淮扬士子闹将起来,告状告到京里,皇上追究下来恐怕不能善了……”

阿克占慢条斯理挂好一个,接过何思圣手里的笼子,再挂一个:“告就告吧,把这扬州城搅起一城风浪才好呢。”

何思圣沉吟一下:“难道大人是说……”随即恍然,以拳击掌道:“对,搅起一城风浪才好翻出池底浑泥。”

阿克占一脸笑意看着笼内婉啭画眉:“追究,追究下来还不知追究到谁的头上。”

再过两日,玉林书院的士子们果然写了声讨的诗文,带着人聚在盐院大人府外呐喊生事,阿克占立在大堂静听。堂内昏暗,天光从庭院里照来,勾勒出阿克占挺拔干净的背影,看着有点落寞。何思圣也就不去打扰他。

蒋成上前抱拳施礼,问何师爷怎么处理。何思圣本想摆摆手由他们去,转念又改了主意,吩咐道:“去把人群哄散了,带头的扣进衙门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好碎好短哦= =

似乎从一个冷cp到了另一个更冷的cp。

这个勉强还算是人义相关吧,所以没有换号。

这位老大爷,朋克起来可以算非常朋克了

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


p1、2 莫斯科 私服

p3 血色湘西 剧照

p4 附送一张师生最后一课 出自金牌律师


【沙高】心空空

 

*一辆假车

*配合bgm食用(或许)更佳


  • 心空空

沙瑞金晚上打了球,洗了澡,躺在床上却失眠了。

他在黑暗中翻身坐起,安安静静想事情。

今天开了一场民主生活会,会上李达康陈词沉痛、自省深刻,高育良倒依旧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,轻描淡写,不痛不痒。可事实上,李达康和前妻已经撇清了大半,而高育良却正是后院起火。

这样儒雅而有风致的人,可惜了,没有脑子。沙瑞金这样想着,被自己逗笑了,笑过之后又觉得隐约的难受。

 

  • 爱汹涌

高育良醒来的时候口干舌燥。出了一额头的汗,干了一半,黏在皮肤上不太舒服。

梦见沙瑞金了。整个梦里都在坠落坠落,眩晕感贯穿始终。

高育良用手指在额头上揉搓,直到搓出一行难看的红迹。仿佛下了什么决心,他摸向放在床头柜上的眼镜,戴好,下楼,出门。隔壁就是瑞金书记的独栋别墅。高育良在夜晚的凉风中轻轻叹一口气——锄地。

 

  • 四方水火

高育良不是不明白情况的急转直下。但一个人活成高老师这个模样,做事一举一动自有了板眼章法,或者说是一种强大的惯性。它不仅形成泰山崩而色不改的踌躇容与,也麻痹事主本人的七情五感。

跟我没关系的。大风厂出事时高老师在念诗。

这个人怎么干这样龌龊的事。陈清泉嫖娼时高老师在念诗。

猴子也该知难而退了。侯亮平回北京时高老师又在念诗。

高老师的《好了歌》并非如吴老师所说的“看透”。他活在一种存了一层阻隔的清醒中。初从政时是层理想主义的轻纱、是片带了文人意气的滤镜,后来越裹越浓,到现在已经严严实实,成了密不透风的不知什么东西,让他行动笨拙,判断失准。

唯一的意外是沙瑞金。带着情欲色彩的火苗烧起来时,高育良在一片密不透风、严严实实里不知所措,任野火从四方聚拢,向内雄雄燃烧。

 

  • 原始冲动

沙瑞金站在床边单手解外套,看着高育良慢条斯理地坐在床上专心对付羊毛开衫扣,手很稳,表情也妥帖。脱到衬衫,高育良抬头看沙瑞金,用眼神问一句“还脱吗”。

“当然要脱。”

沙瑞金一边说一边解衬衫扣,高育良也沉默着低下头继续一颗一颗地将扣子推出孔眼。这两个人的身材,穿着衣服时无趣得很,脱干净了又有一番风景。

高育良抬头打量赤裸上身的沙瑞金,肌肉虬结,在腰腹处干净地收紧,脖颈后两块漂亮的斜方肌抻起一副宽肩。蹿火。

他眼神里没有任何异样,仿佛面对着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沙瑞金,只是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:“开始吧,瑞金书记。”

梦里的眩晕成真了,现实像另一场大汗淋漓的黏腻的梦。

 

  • 理智牢笼

高育良在沙瑞金的办公室楼下踱步,在平地上活生生走出了一脚深一脚浅的恍惚。

这场思考的结局是注定的。

高老师从来不会背离常规太远。他失足不失足的选择里缺乏个人意志的存在感——这个人既没有千夫诺诺时独自谔谔的勇气,也没有转过身直面自身庸俗卑劣的坦然。所以他就安静地待在水流里、等待命运将他推向正确或错误的河道,所以他对金秘书说:没事儿,我就是出来走一走。

沙瑞金站在三楼的办公室里安静地看着高育良走出视野。

楼上楼下,两颗汉东省委高层最重要的头脑,一齐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由一首歌而来的文章,写完才发现自己不会插BGM,心塞

悄悄地又膜了一下,满足

【沙高】【邪教cp自抱自泣】群宣

沙瑞金x高育良

在几位太太的安利和优质粮的作用下,迷上了魔性的面不改色·见多识广·经验丰富·老狐狸二人组。

拉了一个群:

568418559
沙高的老年disco培训班

欢迎广大邪教教徒/冷cp爱好者加入,积极探讨并努力产gao粮shi
✧⁺⸜(●˙▾˙●)⸝⁺✧

•见得多了x无可奉告
•真想看看你摘掉黑框眼镜后哭泣的表情
•瑞金同志,你还差得远

*梗来自人民群众太太